首页>>头条新闻

  中国妇女报

○ 根据相关路线图,联合国将于2021年前在高级领导一级实现性别均等,到2028年在全系统范围内实现工作人员性别平等。

○ 联合国是一个制定国际标准的组织,为会员国树立榜样非常重要。在联合国实现性别平等无疑将为国际社会做出表率。许多会员国事实上已经实施了相关方案,向平等靠近;许多私营企业和机构的首席执行官也正努力弥合不平等的鸿沟。因此,联合国需要向他们学习,这将互相增益。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报道 实现性别平等是联合国长期以来为之努力的核心目标之一。联合国系统一直在审视自身、制定战略,通过创新举措招募、培养和激励更多的女性工作人员。

自2017年1月上任以来,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就将性别平等列为优先工作之一,在其任命或者续任的高级官员中,有17位女性,15位男性。早些时候,他还发布了“联合国性别平等战略”。

根据相关路线图,联合国将于2021年前在高级领导一级实现性别均等,到2028年在全系统范围内实现工作人员性别平等。

秘书长高级政策顾问梅内德兹近日接受了联合国新闻的专访,讨论了在联合国系统实现性别平等战略的意义和方法。

在联合国实现性别平等无疑将为国际社会做出表率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于今年6月21日正式任命来自西班牙的梅内德兹为联合国秘书长高级政策顾问。她拥有30多年的外交、人道援助和人权工作经验,广泛涉及双边、区域和全球事务。梅内德兹曾参与了联合国各次有关发展问题的重大会议和谈判,并深入参加了联合国裁军和安理会议程以及联合国改革进程。她就任之前是西班牙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代表。

秘书长高级政策顾问梅内德兹在专访中深入讨论了“联合国性别平等战略”及其路线图。她表示,性别平等之所以重要,不仅因为它是一项权利,而且将对联合国系统的有效性和可信度带来影响。但是目前,联合国高层中的女性员工明显偏少,因此联合国要实现性别平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梅内德兹说,“自上任以来,古特雷斯秘书长就将性别平等列为优先事项。他最近发布了性别平等战略,以证明他确实很重视这个问题。性别平等战略十分重要,不仅因为平等是一项权利,而且我相信,它将对联合国的有效性和可信度产生影响。在今年年初,联合国系统的情况是:处于职业生涯开始阶段的P1、P2级专业人员中有50%为女性。但进入高级职位时,只有29%为女性。所以,等级越高,性别差距就越大。另一个问题是,如果处于中级职位,对于女性来说,很难从P3级升迁至司长级、助理秘书长级和副秘书长级。”

梅内德兹指出,实现性别平等是联合国一贯的目标,但由于缺乏明确的战略,这一目标尚未成为现实。因此,此次提出的战略路线图非常具体,其中包括许多建议以及明确的执行方法。

“性别平等战略不仅是为了数字上的平等,还意味着能吸引、留住并激励女性职员。它意味着当不平等的沟壑需要弥合时采取特殊、权宜的方法。它还包括在文化方面的意义,即创建和实现一个平等的环境。我认为这次我们制定了大胆但现实的目标,那就是到2021年在高层中实现性别平等,到2026年让联合国系统内大体实现性别平等,到2028年解决一些非常规的情况。这是最终的目标。”

梅内德兹表示,联合国是一个制定国际标准的组织,为会员国树立榜样非常重要。在联合国实现性别平等无疑将为国际社会做出表率。许多会员国事实上已经实施了相关方案,向平等靠近;许多私营企业和机构的首席执行官也正努力弥合不平等的鸿沟。因此,联合国需要向他们学习,这将互相增益。会员国确实也有能力以很多方式支持联合国。例如,会员国可以提名女性担任高级管理人员;致力于宣传招募更多妇女,尤其是生活在落后地区的妇女,积极参与联合国和平行动;也可以提供一些捐助和财政支持,以帮助联合国对人力资源系统进行现代化,以便跟踪和监测,这将是十分有益的。目前,共有126个会员国支持性别平等举措,这几乎创下了纪录。

性别平等在联合国系统主流化需要各个机构一道努力

古特雷斯秘书长将性别平等战略视作其整体改革的核心元素,与其建立一个现代化组织和工作环境的承诺相一致。梅内德兹指出,古特雷斯秘书长承诺将性别平等的概念在联合国系统内主流化,但这需要联合国各个机构一道努力。

梅内德兹强调,“性别平等无疑是一个很大的概念。秘书长致力于在系统内将性别平等主流化。成立联合国妇女署无疑就是这些努力的基础和关键。但是无论如何,这都不是妇女署一个机构的工作。我们所有人、所有机构都应对此做出贡献。我还要提到2030年议程和可持续发展目标5。我想这一目标的主流化和为此所做的努力是非常重要的,性别平等是秘书长正在实施的各项改革都涉及的内容。”

梅内德兹表示,除了性别平等战略,防范冲突也是古特雷斯秘书长的另一大理念。两者之间其实紧密联系,不可分割。

“秘书长提出的防范冲突议程很宽泛、包罗万象。我们正在努力建立这个议程并让其更加具体。这里有一个联系,因为我们知道,越多妇女获得权力,她们将越能够在其国家和社区参与政治、经济生活。这样的参与越多,冲突就越少,发展就越快,更多的社会将具有复原力。这是经过验证的,而非理论性的空谈,我们有数据可以证明这个观点。因此,这些概念是互相联系的。我们需要依靠各级妇女,包括在调解时,以便让防范的议程真正成为现实。秘书长也在鼓励和支持这一做法。”

梅内德兹于1985年在西班牙外交部开始其职业生涯,曾担任过联合国技术组织副总干事等职。她坦言,作为一名资深女外交官,她也时常会面临性别歧视的困扰。因此,她鼓励女性从中吸取经验,并学会适时地发声。

梅内德兹表示:“当你到达一定的年龄,并且在一个系统中工作了很长时间——我在外交领域工作了30年,你确实不时会面临歧视。虽然这不是系统性的,但我们必须从中吸取教训,你们需要学会发声。对话是有益的,让男性和女性共同参与对话是十分重要的。这是我刚刚所提到的文化转型的一部分。我曾经说过,这个战略是基础,我们当然要落实其中各项建议。我们必须非常认真,相关人员必须负责,高级管理人员要负起责任,但也要保持对话。所以我们知道我们可能面临障碍,可能会遇到困难,但我们需要进行探讨,并且克服这些障碍。”

梅内德兹表示,她深知推动性别平等战略可能面临的阻碍,但她仍十分乐观,相信通过各界的一道努力,联合国可以在既定时间内实现性别平等。

推荐

余留芬:带头与贫困“较劲”的“拼...

粟田梅:“让侗锦走出国门,走向世界”
杜丽群:在抗艾一线为生命站岗
王晓桢
排行
“二胎”话题全面解析
夫妻约定财产制,是“保险合同”还...
道德讲堂
网络时代织女追梦
时尚博主Blair Eadie 此女不是一般...
微博
公众微信号
3次以上就是事故!于是她们亮出了支付宝,你还满意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