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女性 >> 历史女性

  中国妇女报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综合报道 南非已故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的第二任妻子、反种族隔离斗士温妮·马迪基泽拉·曼德拉4月2日在约翰内斯堡辞世,享年81岁。南非政府宣布将为她举行国葬。

温妮不甘活在曼德拉的影子下,身体力行反抗种族隔离制度。她与曼德拉的婚姻持续将近40载,聚少离多。她曾被奉为“国母”,却一度沦为罪犯。

“大树倒了”

曼德拉家族发言人维克托·德拉米尼在一份声明中说,温妮长期患病,4月2日下午在家属陪伴下平静离世。

“一棵大树倒了,”南非现任总统马塔梅拉·西里尔·拉马福萨说,“温妮·曼德拉留下一笔巨大财富”。她下过狱、遭放逐,饱受残忍对待,是反种族隔离斗争中“最坚强的女性之一”。

拉马福萨当天夜里拜访温妮在约翰内斯堡市索韦托镇的家。他宣布,温妮的追悼仪式和国葬分别定在11日和14日。

温妮离世消息传出不久,大约200人聚集在她家门口载歌载舞。

现年64岁的非洲人国民大会妇女联盟官员温妮·恩圭尼亚告诉法新社记者:“在非洲文化中,伤心时,我们歌唱。”

闪恋闪婚

温妮生于1936年9月26日,家人叫她“诺姆扎莫”,意为“经受考验之人”。这似乎预示着她的一生将与抗争相伴。她生在书香门第家庭,父母都是教师,年轻的温妮到约翰内斯堡求学。

作为约翰内斯堡第一名黑人女性社工,温妮研究发现,黑人乡镇婴儿死亡率高企,与种族主义导致的贫困相关,因而对政治萌生兴趣。

路透社报道,1958年,温妮22岁那年在做义工期间,在索韦托一处公交车站邂逅年长18岁的曼德拉。当时,曼德拉在律师界崭露头角,是反种族隔离活动人士。

尽管曼德拉已婚,两人迅速坠入爱河。

即便时隔36年后,曼德拉依然清晰地记得当时的情形。“当我们行驶到一个公共汽车站附近的时候,我余光看见一位可爱的年轻女士在那里等车。我被她的美貌所打动,甚至想回头仔细看看她。”曼德拉在自传中写道,“此后不久,奇特的巧合发生了。一天,在办公室里我偶然抬头,发现那位年轻女士同她哥哥一起正坐在他的写字台前。”

曼德拉不得不承认:“她的美貌深深地吸引着我,我考虑的不是如何受理她的案子,而是如何请她到外面去约会。我说不准是否有一见钟情这样的事情,但是,我当时确实是第一次见到温妮就想让她做我的妻子。她充满活力、热情奔放、年轻漂亮、勇敢大方、积极向上。”

曼德拉随后约温妮去了他最喜欢的一家印度快餐店,结果温妮吃不了里面的咖喱,“她一杯接一杯地喝水,借以冷却她那羞红的面颊。”饭后,曼德拉选择了表白:“我告诉她我的希望和面临叛国指控的种种困难,我很想立即娶她为妻。”

不久,曼德拉与妻子离婚,迎娶温妮。

“温妮是我获得希望的原因,”曼德拉生前写道,“我的生命像是拥有了新的、第二次机会。我对她的爱让我更有力量面对今后的斗争。”

温妮不愿在曼德拉身后默默无闻,同样走上反种族隔离的道路。她在怀孕期间曾因参与抗议活动蹲了两周大牢。两个女儿出生后,她遭警察骚扰,有时半夜被拖走,留下没人看护的孩子。

曼德拉生前写道:“自由斗士的妻子常像寡妇一样,即便她的丈夫不在狱中。”

由难生恨

曼德拉1963年因图谋颠覆政府遭囚禁,开始了27年的牢狱生活。1977年,温妮被放逐到边远小镇布兰德堡。白人当局禁止街坊邻居与她说话。温妮一次最多只能与一个人会面。

为了解救丈夫,温妮不懈抗争,成为知名的反种族隔离人物,甚至也有几次被关进监狱。她也因此被视为南非反种族隔离斗争中最伟大的标志性人物之一,被南非人亲切地称为“国家的母亲”。

8年后,温妮重返约翰内斯堡。种族隔离制度的残酷在她身上留下烙印。她变得更冷酷、无情和好斗,决心复仇。

南非作家海迪·霍兰在所著《百年抗争:曼德拉的非国大》一书中说,温妮“或许因为治安警察的骚扰,成了半个疯子”。

1986年,温妮发表演讲,威胁“不再和平抗议”,要用“胎刑”杀死告密者和警察,“解放”南非。非国大及其游击队中当时不乏间谍和叛徒。

所谓“胎刑”,即用一个装满汽油的轮胎套在受刑人脖子上,然后点火。

为了应对警察骚扰,温妮集结一帮年轻男保镖,人称“曼德拉联合足球俱乐部”。按照非国大老战士阿明娜·卡查利亚等人的说法,这些保镖后来沦为暴徒,在黑人聚居的索韦托镇制造恐怖气氛。当地居民不满之下,甚至烧了温妮和曼德拉的房子。

这个“保镖团”被指绑架、杀害至少18名男童和年轻男子。

温妮生前接受南非一家电视台采访时说,“让我变得这么残忍的原因是,我知道要恨什么。”

分分合合

遭囚禁27年后,曼德拉1990年以胜利者姿态走出维克托韦斯特监狱。温妮右手牵着曼德拉,左手高举,拳头握紧,行象征黑人力量的礼仪。

二人一起出现在全世界的镁光灯下时,温妮的人生达到了巅峰,但两人的感情却已非昔日之情比金坚,在处事理念上也分道扬镳。

次年,温妮因涉嫌共谋绑架和谋杀一名14岁男孩遭指控。卡查利亚在自传《当希望与历史押韵》中说,曼德拉力挺妻子,还发动多名朋友上法庭支持温妮。

温妮后来被判处6年监禁,上诉后减为罚款和缓刑。

外界原以为,曼德拉出狱后,“复仇”不可避免。但他选择还以宽容与和解。

只是,温妮当时并不理解。几十年牢狱,没有让这对夫妇分开,但政见不同,让两人在曼德拉出狱两年后便分居。

1994年,曼德拉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的选举中当选首任黑人总统。温妮在政府中担任了首任艺术文化科学技术部副部长。但好景不长,11个月后她就因涉嫌腐败、幕后交易、管理不当等指控,被曼德拉于1995年3月解职。

更让曼德拉难堪的是,温妮与情人的消息不时见诸报端。对此,曼德拉曾无奈坦言:“我是最孤独的男人。”1996年3月,在兰德高等法院上提起离婚诉讼时,时任总统的曼德拉说:“尊敬的法官,我能长话短说吗?即便全宇宙都试图说服我与被告(温妮)和解,我也不会。我决定解除这段婚姻。”

温妮与曼德拉38年的婚姻,至此画上一个不圆满的句号。温妮诉说过自己的苦衷:“我几乎从来没有和曼德拉一起生活过。我从来没有过像你们那种与丈夫和孩子围坐桌前浓情蜜意的记忆。”

离婚后,温妮并没有放弃政治生涯,她当选了国会议员,并在非国大妇女联盟中担任领导职务。2004年她的政治生涯险些终结,因为犯有盗窃殡葬基金等罪名,被判三年六个月的缓刑。2009年,温妮重回公众视野,当选国民议会议员,并于2014年连任。

离婚后,温妮在姓名中加入娘家姓“马迪基泽拉”,但保留“曼德拉”,并高调地出现在公众面前。2013年12月曼德拉逝世后,温妮对外宣称曼德拉临终前握着她的手。此后,她还采取法律手段,声称曼德拉的遗产都留给了第三任妻子格拉萨等,要求获得其库努老家房产、土地甚至墓地的所有权。

曼德拉生前最后几年似乎与温妮修复关系。媒体注意到,他出席公共活动,常常一边站着第三任妻子格拉萨·马谢尔,另一边是温妮。他的医生维杰伊·拉姆拉坎在新书中披露,曼德拉2013年去世时,温妮陪伴左右。

曼德拉的老友、律师乔治·比佐斯回忆,曼德拉获释后曾告诉两名非国大高级成员,他与温妮“有分歧”,但“爱她……不想谈论(分歧),请尊重她”。

“他含泪说决定与温妮分手。”比佐斯说,曼德拉“一生都爱着她”。

(来源:新华网 中新网)

推荐

“复杂网络”中的女学者吴晓群:将抽...

海南女“庄主”的共享梦
才发现《老男孩》比刘烨林依晨互怼...
西班牙公主姐妹花合体变行走的衣架
排行
“二胎”话题全面解析
夫妻约定财产制,是“保险合同”还...
道德讲堂
网络时代织女追梦
时尚博主Blair Eadie 此女不是一般...
微博
公众微信号
太真实了!这部印度高分电影,戳痛无数中国父母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