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天下女性 >> 梦想女性

  中国妇女报

■ 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 许真学

■ 李伶俐

4月3日,一年一度的“中国·重庆大足石刻国际旅游文化节”开幕,十余万海内外游客从四面八方赶来参观,而前来的游客们都不会错过的,是一睹一尊摩崖千手观音佛像的尊容。

大足石刻研究院文物保护工程中心主任陈卉丽站在千手观音殿外看着一批又一批游客进进出出,内心满是欢喜。今年53岁的陈卉丽,是这尊千手观音的主体修复师。

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雕刻于唐末宋初时期,投影面积88平方米,是我国珍贵文物,1999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2008年前,这尊历经800多年风霜,早已是满目疮痍的千手观音石像破败不堪,右手脱落。

2008年“5·12”汶川特大地震后,国家文物局将千手观音纳入了全国石质文物保护一号工程,千手观音造像抢救性保护工程正式启动。

“我们也是医生,面对的是不会说话的病人”

担任修复工程总负责人的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副院长、研究员詹长法指定要陈卉丽参与修复工程,并担任最重要修复环节石质修复组组长。

为什么是陈卉丽?

其实,陈卉丽原本学的是纺织工程专业,在纺织厂做设计的她,1995年调到了大足石刻博物馆。从熟悉博物馆文物学起,她慢慢对考古学有了浓厚的兴趣。

当她得知在20世纪70年代,老馆长郭相颖独自一人守护大足北山石刻文物长达10年,她更渴望去了解那些雕刻在崖壁上的石刻,这些石刻在她眼里有了“生命”。

两年后,陈卉丽开始涉足馆内技术含量最高的工种——文物修复。她恶补了历史学、考古学、鉴定学、金石学、化学等知识,学习钣金、铸造、鎏金、油漆、石刻、色彩等实用技术。

她总结出了“望闻问切”的“四诊法”,石刻文物经她诊断出的病害,准确率可达95%以上。2000年,陈卉丽和10多名同事一道,一心一意承担起大足石刻多达75处5万余尊造像的修复工作。

2004年,中国和意大利在北京共同举办文物修复高级研修班,面向全国招收学员,单位和重庆市均推荐陈卉丽去参加考试,她凭借广泛研读获得的知识,得到了老师们的认可,就连大学毕业生们都惊叹她竟然知道得那么多。陈卉丽成了高级研修班石质保护研究组17名学员中的一员,经过研学和实践,陈卉丽正式成为拥有先进技术的文物修复师。

回单位后,陈卉丽又完成了几个修复工程。“因为她热爱大足石刻,也了解大足石刻及其生存环境。”2008年,詹长法指定陈卉丽担任千手观音石质修复组组长。

“那长长崖壁上的每一件需要修复的文物,就像在告诉我,它受到了什么样的病害,希望我能帮助它。”陈卉丽说,在文物面前,他们是医生,只是面对的是不会说话的病人。

2008年7月,千手观音修复前期研究工作正式启动。

“文物的生命只有一次,生死就在手起刀落间”

此次修复首次将X射线探伤技术运用到了大型石窟寺文物千手观音造像的病害诊断。经诊断,大足石刻千手观音多病缠身:石质粉化、彩绘脱落等病害多达34种,病害展开面积近200平方米。

从雕像本体上可以看出,历史上曾对其进行多次修复。而这一次修复,修复组摒弃了修旧如旧的修复理念,着重还原最初雕刻时石像的本来面貌。“这尊千手观音是我国最大的千手观音,是国家级珍贵文物,外界关注度很高,‘恢复石刻本来面貌是否会对石刻造成破坏’的质疑声此起彼伏。”陈卉丽说,因此她把“每一次手起刀落都要论证,每一处修补造型都要有依据”看得特别重要。

陈卉丽带着中国妇女报·中国女网记者走到大足石刻博物馆一处展台前,这里摆放着从千手观音像上剥掉的历史上修补部分。“这部分是泥塑修补,为还原石像本来面貌,我们对其进行了剥离。”陈卉丽又指着两张对比图告诉记者,将这些修补剥离后发现,历史上的多次修补已经改变了文物原本的相貌和神态,这组对比图直接让外界那些要求修旧如旧的人哑口无言。

对历史修补进行剥离后,又一个问题摆在陈卉丽面前:千手观音共有830只手,如何将残缺的部分重塑上去?

“我们每一处的修补都要找依据,翻阅历史资料,去各地研究相同时期的千手观音石刻并加以论证。文物的生命只有一次,没有依据,我们是不会瞎补的。”

为了找寻依据,陈卉丽没少跑路,其中观音右手的修补造型是她最花心思,也是最难的部分。由于右手全部脱落,修复组尝试着按照同时期石像雕刻对称性的原则做出了右手造型,却发现右手手镯接口方向与左手相比偏离了30度。

为了寻找依据,陈卉丽花了一年多时间,查找文献资料,走访了二十多座同时期石刻,但终无法解决这个问题。陈卉丽提出了大胆的猜想:“也许石匠们在雕刻时,并没有考虑到手镯的对称性?”同时她提出采用“可拆卸”的方式对千手观音进行修复,为未来留下余地,待来年找到依据后再进行拆卸重修。陈卉丽的建议得到了国内外专家的一致认可。

“文物的生命只有一次,生死就在我们手起刀落间。”这是陈卉丽反复强调的一句话,对文物的修复,她同手术台上的医生一样,严谨而又小心翼翼。

8年修复,她赢得“石头御医”美名

大足石刻处于高温高湿的酸性环境,为了找到最佳的风化石质加固剂,从2008年开始,陈卉丽和团队一起用了3年多的时间,从10多种材料中提取不同比例剂量,反复进行了100余次实验,最终配比产生了适应千手观音造像环境需要的加固剂,使千手观音造像风化石质得到有效加固,确保了千手观音石质本体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同样也经过多次试验,最终才确定了千手观音金箔粘接材料为大漆。

传统大漆易引起人体过敏,陈卉丽团队里三分之二的人都过敏了。“队员们的手肿得像猪脚一样胖,脸肿得眼睛都睁不开,有时甚至将手伸进冰箱强冻室,以减轻过敏的痛苦。”

除了过敏,为保护文物不被伤害,他们冬天不能烤火,夏天不能吹风扇,蚊虫叮咬也必须忍着,他们在脚手架上工作,动作轻到像是慢放镜头,大多时间还需要长久保持一个姿势,腰椎、颈椎病也随之而来。

白天带领队员们做修复,晚上陈卉丽还要整理资料,修复千手观音几乎占据了她所有的时间。“累得有想放弃的时候,但一想到国家有一项这么重要的任务落到我们的身上,就又鼓起了干劲儿。”

在修复千手观音的8年时间里,陈卉丽都穿工作服,朋友们开玩笑说她省了不少买衣服的钱。修复时间紧迫,陈卉丽也很少回家,春节回家也只待两三天就又回到工作岗位。“你吃了饭再走吧。”“你再坐会儿吧!”每次回家母亲都想留她多待一会儿。“妈妈,我要去修文物了,这是国家很重要的文物……”抱抱妈妈,陈卉丽又回了修复现场。陈卉丽说,她很感谢在自己缺位的这几年里大哥大嫂将母亲照顾得很好,减轻了一些她内心对妈妈的歉疚。

2015年6月13日,历经8年修复,在中国文化遗产日这一天,大足时刻千手观音正式以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当金色的帷幕揭开那一瞬间,参与修复的人员流下了热泪,“激动、委屈,复杂的心情交织着,但我们却都认为值得。”

这次修复是大足千手观音修复史上最全面、最系统、最科学的一次修复,完成了这件代表作后,陈卉丽赢得了“石头御医”的称号,她还获得了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和2017年重庆市富民兴渝贡献奖。而让陈卉丽更加自豪的是,母亲现在已记不得太多的事情,但她仍记得,女儿修了一座很珍贵、很了不起的文物。

“我期望着有更多耐得住寂寞,练得好技术,有责任敢担当的年轻人加入我们,让文物有限的生命继续延续。”陈卉丽说。 (图片由陈卉丽本人提供)

推荐

新中国史上最大海上阅兵,三大看点...

甜点饭后吃,这真的是科学
96岁的他有一颗赤子之心 宁波大学退...
揭秘120种1类致癌物!咸鱼最危险!
排行
“二胎”话题全面解析
夫妻约定财产制,是“保险合同”还...
道德讲堂
网络时代织女追梦
时尚博主Blair Eadie 此女不是一般...
微博
公众微信号
杭州有位隐蔽战线的女英雄,出身豪门,狱中产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