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公众微信号

 

叮铃铃……2018年2月7日,杭州市妇联信访室的电话响了。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FcamgPD1MgV8M77PcEugUWJ2a3FyHCYFgcicycqLN64M8icLQStKtbDNJfKeiaeUjhY7aGM62OgpzfzYsdZObnsYQ/?wx_fmt=jpeg

基本案情:当事人描述触目惊心

来电人是彭女士(化名),向信访室工作人员反应了自己儿子被继母虐打的案情:

父亲突然发现儿子身上有伤

彭女士与童先生(化名)因感情不和,于7年前离婚,当时小儿子洲洲(化名)才4岁,抚养权判给了童先生。

离婚之后,洲洲实际由彭女士抚养,直到洲洲7岁才回到童先生的身边,由童先生抚养。

4年前,童先生与李某(化名)再婚,洲洲就与爸爸和继母李某一起生活。

童先生是货车司机,每天白天要跑运输,晚上回到家都很晚,基本没有时间照顾洲洲,乖巧懂事的洲洲每天自己上下学回家,从不让爸爸操心。

一段时间以后,童先生发现洲洲身上出现了几处小伤,就问洲洲怎么回事,洲洲说是自己不留心摔跤磕破了,童先生当时没在意,以为小孩子么,磕磕碰碰也很正常。

事件升级!儿子被继母扔到水塘里

2015年8月的一天,因为洲洲没有按时完成作业,李某异常生气,拽着洲洲的领口把他扔到了家门口的水塘里面,吓得洲洲大哭。

童先生发现后,赶紧把全身湿透的洲洲从水塘里捞了出来抱回家。洲洲到卫生间里洗澡,童先生为此事就和李某在客厅里大吵。

李某一怒之下随手把雨伞扔到了洲洲的脸上,雨伞尖头刚好戳到了洲洲的上唇上面,顿时洲洲的脸上就血流不止,送到医院之后,医生给洲洲的上唇里外缝了13针。

父亲得知儿子常被虐待

后来,童先生陆续从洲洲口中得知:洲洲因害怕李某,之前没有对他说实话。

洲洲身上大大小小不下十处伤,有的是被李某用剪刀戳破的,有的是被李某高跟鞋砸的,有的是被李某手指头抠破的,有的是被李某用铅笔尖戳破的,还有很多次洲洲被李某打的流鼻血……

这些,洲洲都不敢说。

童先生懊悔不已,他警告李某:如果再对洲洲动手,就跟她离婚。他也曾想过把洲洲送回老家交给大哥大嫂抚养,可是李某不同意送走洲洲,也不让彭女士去见洲洲。

所以,彭女士当时也不知道洲洲遭受到这么大的伤害。

亲生母亲把儿子接回老家

2017年11月,女士终于想办法把洲洲接回了老家,洲洲随后在老家学校入学就读。洲洲回到彭女士的身边之后,把自己受到李某殴打虐待的行为全都告诉了彭女士,让彭女士心痛不已。

彭女士想到了妇联,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市妇联妇女维权志愿团律师

陪当事人去派出所报案

市妇联信访室在了解到初步情况后,立刻行动,联系各单位,同时请市妇联妇女维权志愿团律师俞琴陪同彭女士前去派出所报案。

俞琴律师对本案有如下看法:

一、李某的行为是否构成刑事犯罪?可能构成什么罪?怎样处罚?

根据《刑法》第260条之规定,虐待家庭成员,情节恶劣的,处于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李某与洲洲是共同生活的家庭成员,如果经过公安机关查证属实,有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李某确实实施了如洲洲所述的行为,给洲洲身体和精神上造成极大的摧残和迫害,情节恶劣的,就可能构成虐待罪,李某将会被判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如果李某主观上具有伤害洲洲身体健康的故意,洲洲的受伤部位经验伤之后伤情构成轻伤的,则李某的行为可能构成故意伤害罪,将会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二、彭女士是否可对洲洲的抚养权行使变更的权利?

彭女士和童先生离婚时,洲洲的抚养权判归于童先生,现因洲洲在与童先生和李某生活期间,受到李某的身心迫害,已经严重影响到洲洲今后的健康成长。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意见》第16条第2款之规定,与子女一同生活的一方不尽抚养义务或有虐待行为的或其与子女共同生活对子女身心健康有不利影响的,一方要求变更子女抚养权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彭女士可以向童先生提出变更洲洲的抚养权,由自己抚养洲洲,如果童先生不同意,彭女士可以向法院起诉。

三、相关部门发现有家庭暴力行为的,应当怎么做?

根据《反家庭暴力法》第14条之规定,学校、幼儿园、医疗机构、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社会工作服务机构、救助管理机构、福利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发现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遭受或者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当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公安机关应当对报案人的信息予以保密。

也就是说,法律明确规定了学校、医疗机构、居委会等容易发现家暴线索的机构赋予了家暴强制报告义务,鼓励动用社会力量介入家暴事务,通过这一法律也释放了一个明确的信号,就是家暴不是家务事,反家庭暴力是国家、社会和每个家庭的共同责任。

https://mmbiz.qpic.cn/mmbiz_jpg/FcamgPD1MgV8M77PcEugUWJ2a3FyHCYFJq1wNhwE60y1CGs2IBobPvN106eicFccvJuCkU88pR8jjJMNezq42Zg/?wx_fmt=jpeg

俞琴

浙江三道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杭州市婚姻家庭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委员,杭州市妇女维权与法律援助志愿团志愿者。

当一个家庭被暴力充斥,它将再也无法成为我们获得幸福的港湾,向家庭暴力妥协,等待我们的只能是无尽的痛苦和家庭的破裂。为了我们每个家庭成员的幸福和家庭长久和睦,我们应该对家暴坚决地说“不”。

市妇联坚决维护妇女儿童合法权益,为弱势群体提供服务。

目前案件已经移送检察院。

当您需要妇联的帮助,

怎样找到我们?

来杭州市上城区钱江路426号(地铁近江站C出口)杭州市妇女活动中心A座613室,寻求杭州市妇女维权与法律援助志愿团志愿者的帮助,电话:85811959。

推荐

大龄女性怀宝宝 6个雷区可别踩

宁波重症女孩自筹药费抗病魔
“石头御医”——陈卉丽
邓兆萍:中国风时装设计符号式人物
排行
“二胎”话题全面解析
夫妻约定财产制,是“保险合同”还...
道德讲堂
网络时代织女追梦
时尚博主Blair Eadie 此女不是一般...
微博
公众微信号
杭州有位隐蔽战线的女英雄,出身豪门,狱中产女…...